四川第一家专注川藏旅游的旅行社一手资源,四川国旅第一家分社给旅游赋予川藏最完美的诠释,24小时热线:400-674-6004

我的七藏沟
阿晨 阿晨 2017-11-27 16:39 640人已阅 甘孜景点 贡嘎线 成都周边 七藏沟
9月30日下班之后,我跟着汹涌的人潮赶到了首都机场,飞到成都已经是1日凌晨了。

9月30日下班之后,我跟着汹涌的人潮赶到了首都机场,飞到成都已经是1日凌晨了。睡下的时候,手机上显示的是01:54。四个小时之后,我又和一行睡意朦胧的人一起坐上中巴车,一路无话。再次清醒过来,车已经到了松潘,天高云淡,阳光甚好。213国道上的车隆隆驶过,荡起一股股的烟尘。我眯起眼睛,也懒得避开,只觉得离开了有人行道和便利店的城市,什么都可以不讲究。太阳落山的时候,到了黄龙附近的营地,身着单衣的我下车时不免被凛冽的空气击中。我小心又贪婪地呼吸着,湿润泥土的味道,快要衰败的草的味道,不远处溪流的味道,马匹的味道,自由的味道。

和马队顺利汇合之后,撑起帐篷生火做饭。马队的藏族人借给我们一口大锅,锅的外壁黑黢黢的,是长年架在柴火上烧饭的结果。我们也找来石块就地起灶,燃起柴火,在滚滚浓烟中开始烧饭。晚餐是牛肉洋葱白菜乱炖,这种深得大学食堂精髓的食物组合在平日不知道会遭多少白眼,然而经过了24小时的奔波,此时此刻能喝下一口热腾腾的牛肉汤,简直要感动地落下眼泪。吃完一碗,不经意间抬起头,发现头顶上早已横撒一片星河。

夜空深邃,星辰漫天,无始无终,无边无界。烧火的松木噼噼啪啪地响着,滚滚的炊烟从身旁一点点的攀爬上去,直到和银河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彼此。面前燃起暖暖的火堆,木柴的烟有些呛人;头顶是冷冷的星空,广阔得不近人情,“收入眼底”这个词瞬间化为了痴心妄想。我不禁屏住呼吸,生怕自己会惊动这一刻的火苗,这一刻的烟,这一刻的繁星点点。然而细想起来,繁星与黑夜的组合是多么恒久而坚定的存在,星移斗转之间,世界不知颠覆几何,蜉蝣一般的我却担心起沧海的变迁,实在是有些可笑。短暂而脆弱如我,这个从千里之外赶来的旅人,哀此生之须臾。眼底的这片星空从古至今或许都难得变动分毫,而像我这样仰望星空的人却时时都在诞生,却也时时都在消逝。

在这样能接触到天地之无垠的情境下,人总是忍不住去思考自身的处境和心境,之后自觉地化身为自然的奴仆。我想着自己一路走来的坎坷,想着自己未来的可能,自己初入职场的迷茫和不安,自己开启新一种生活方式时的欣喜与匆忙。这些细碎的情绪织成一条手帕,蒙住我的双眼。这一刻的我看清了手帕的结,轻轻解开,终于有星与夜落入眼眸。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我从崖边跌落,落入星空辽阔,银河不清不浊,不知何以摆脱。”

单向历写到,宜仰望。“我站立不动,屏住呼吸,让灿烂的群星如亿万只脚把肩头踩成花园。” 就这样捕获一片星空,在七藏沟的怀抱里入眠。

第二日晨起等着太阳把帐篷上的霜晒干,然后背包入山,溯溪而上20公里。快到营地时,翻过一个山头,忽然一片碧蓝的湖水映入眼帘,长海子到了。我激动地喊了一声“哇”,便跳上了崖边的石头。山崖旁还坐了一位藏族人,笑呵呵地着看我从气喘吁吁一瞬间变成精力充沛。“累吗?”“不累!看见这样的海子,之前走多少路都值当了。”天气很好,阳光毫不费力地就降落在湖面上,顺便也轻轻地落在我的脸上。风和阳光把一身的汗和疲惫都卷走,我静静看着这片海子。并非没有走过这样的路,并非没有见过这样的水,并非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度,只是这次的我,好像心境不同了。我知道我的人生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节点,所以要开始小心翼翼地前行和规划,从前的横冲直撞和不计后果都只能留给昨夜的繁星,今日的我走向一片湖水,纵然不可测,不可量,不可知,也要义无反顾。之前看到的湖,看到的海,我只道是他们广阔,他们无垠,他们颜色甚是醉人。而此刻的长海子,却是彻底的平静。避开了喧闹而嘈杂的一切,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在这里,等着人们在登上山坡的那一刻,被他的美彻底折服。纵然有和煦的日光,3200米的海拔还是不容小觑。落了汗之后抵不过山风瑟瑟,加了件冲锋衣才好上路。沿着湖一路走下去,移步换景,虽然是一样的长海子,但却怎样都看不腻。照片没少拍,但手机里的图像总是少了几分灵气。尽管如此,时至今日我每每翻过照片回忆起那一刻的长海子,心里还是有说不尽的温柔和向往。

第三日一早就要翻越4200m的垭口。爬山时只觉得心都要跳出来,腿也像灌了铅。山坡在背阴面,路上还不时有冰碴混着泥土。湿冷的空气和因为登山而热腾腾的体温相遇,有种说不清的快感。从清晰的马道到四处皆可攀登的斜坡,一步一步越登越高,山顶的灌木丛也遮不住天,只觉得眼前的一片蔚蓝越发辽阔。好容易到了山顶,欢欣鼓舞地踩着脚下软软的绿草,连蹦带跳地撇下背包,呼地一下坐在地上,开始和团友一起吃脆甜的李子,又是一阵满足。山顶风很大,坐不多时,便一路下山走向鱼海子营地。一路上秋意正浓。远处是雪山,近一些的地方山峦接踵而至,层层叠叠,遮遮掩掩,一直蔓延到眼前,蔓延到脚下。放眼望去,目之所及不是单调的群山,不是一丛丛的灌木,而是一片片的的色块把山坡从头到脚都染了个遍。远处还泛绿的该是松树,其他树和灌木统统都变了颜色:暗红色,铁锈红色,鲜红色,饱和度不高的橘红色,金黄色,枯黄色,黄绿色,还有些叶子亮晶晶地反着太阳光,像昨日的星斗藏在了其中。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看了那么多风景名画,却也比不上眼前的这一眼。画家不管用上何种技法,笔下的画总是带着自己心情烙印的。而眼前的风景是透过我的双眼,混着汗水与肌肉的酸痛,慢慢在我眼前展现的。此刻的心情配合此刻的色调,此时的温度混着此刻的呼吸,还有这一刻的风,这一刻的光线,这一刻周遭的嘈杂,这样未经修饰的美,真实又粗糙,让我再不敢忽视任何一种感官所带来的感触。“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尽,用之不竭。”下午四点的鱼海子营地挤满了形形色色的帐篷。难得有小卖店,我和团友们兴奋地买来高价可乐和啤酒。一口啤酒下去,只觉得浑身紧绷的神经都软了下来,摊坐在布满马粪的地上,也再不想起身了。

第四日的目的地是红星海,当日往返。我怕自己走得慢,就少休息了几次,谁知这一走,竟然一个人在山里走了两个小时。路途十分安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哗哗的脚步声和时不时踩断树枝的声音。天有些阴阴的,并不如前两日阳光好。可是山坳里的秋色还是一样的迷人,照例是斑斓的树和灌木,怎么都看不厌。我就这么不停地走着,居然什么都没有去想,只是关注着眼前的路和下一步的方向。我本以为这样的安静会给我一些空间去回想和思考生活和工作的种种,然而身处其中时,我不愿意用任何一丝嘈杂的思绪去扰乱这份宁静。我要做的很简单,就是走,走,走,根本不需要思考,空荡荡的思绪才是给此刻最好的注脚。快到红星海时,翻过陡然上升的3800米垭口,便是一片坦途。山风飒飒,周围的草都已经枯黄。我循着山脊走下去,终于看到了红星海。这天风很大,云层厚得拨不开,红星海也是铁灰色的。如果这片海子里住了一位神仙的话,我想今天的他是阴郁的。清澈的红星海周遭却是寒风肆虐,好容易踩着乱石下到湖边,却被风吹得难以握住手中的相机。神仙的情绪不佳,缺毫不为景致的壮阔减色。“我从崖边跌落,落入丛山万座,呼声不烈不弱,梦门何故紧锁。”
当日晚上回到营地,马队的藏族小哥们围着篝火唱着歌,跳着锅庄。别期将至,乌云遮住了星月,丝丝小雨落在脸上,篝火旁的我们竟然舍不得离去。

第五日是要出山了。本应好走的一段路,因为不期而至的雨夹雪艰难异常。雪和雨落到地面上就和泥土混在一起,一脚踩下去,软绵绵的,有的地方还滑得站不稳,更有泥水承包了半条冲锋裤。雨雪导致溪流流量暴涨,淹没了些许路段,我们只能从周遭的山坡上爬过去。一开始我把雪套绑得紧紧的,走路小心翼翼,怀着一颗侥幸的心,奢望能保住自己的鞋。然而这一丝残存的侥幸都在上路后不久,被这一路都要在泥潭中跋涉的现实无情地打败了。我开始不躲避,不绕开,有泥水的地方尽管放心大胆地踩过去。泥水不算什么,踩上去不摔倒就好。衣服脏了不算什么,大不了最后都留在这里。这漫长的八公里仿佛没有尽头,最后到了我濒临崩溃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远远的公路。我满心欢喜地奔向中巴车,扯掉布满泥水的雨衣和雪套,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可是,当我终于穿过这片泥泞的土地,踏上坚实的公路,抛下身后所有坐上中巴车的那一刻,居然已经开始怀念这一路的艰辛了。团里的大师兄说,这段经历注定是用来回味的。单向历写到:宜流连忘返。“奇怪的夜,这么多的威风在房间的交叉口迷路。”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昵称: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证援助